求张献忠绞四川的介绍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作业帮作业网 时间:2021/07/26 13:31:59
求张献忠绞四川的介绍求张献忠绞四川的介绍求张献忠绞四川的介绍1628年,崇祯皇帝即位.他继承的大明政权是一个气数将尽、腐朽衰败的烂摊子.国土北方外有皇太极努尔哈赤率领的满族大军虎视眈眈,边患不断,内里

求张献忠绞四川的介绍
求张献忠绞四川的介绍

求张献忠绞四川的介绍
1628年,崇祯皇帝即位.他继承的大明政权是一个气数将尽、腐朽衰败的烂摊子.国土北方外有皇太极努尔哈赤率领的满族大军虎视眈眈,边患不断,内里天灾频频,盗匪蜂起,肆虐大半个中国.明朝最后一个朱皇帝面临的局面是山河破碎,风雨飘摇,势危如累卵.
是年,陕西、山西、河南大旱,连年荒欠使饥民相继为盗,跟从者十之有七.首乱起事的有王小六、姬三儿、王嘉胤、黄虎、一丈青、小红狼、掠地虎、闯王、刘六等,名目甚多.张献忠和李自成初投王嘉胤,后与闯王高迎祥并为一股,寇掠于陕西、河南一带.1633年,闯王高迎祥与活动在川东北一带的摇天动、黄龙合作.率部由巫山水道入夔府,第一次入川,破大昌、巫山、云阳、巴州.石柱县女土官秦良玉带兵阻击,打散主力.张献忠回窜陕西,集合残部,新募流民据十八寨,已自成气候.
张献忠李自成同为延安人且同岁,虽都是拉杆子起队伍造反,但绝不同志.其间利害纠割、合纵连横自是题中之义,属革命队伍中的"内部矛盾".只是有一次李自成进犯四川,在梓潼被洪承畴打败,几乎全军覆没,"孑身入楚,依献忠,献忠纵杀之."(蜀龟鉴)李自成星夜逃出才保住性命.但他们二人的造反事业有一点倒是共同的,那便是血腥残酷的扰民害民远远大于"动摇了封建王朝的统治基础"的作用.后人都说"张献忠剿四川",实际上李自成也几进出四川.张李二人祸蜀,轮番为患,只不过张献忠为害更烈罢了.
1634年,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联合各路大小流寇由楚入蜀,陷夔府、剑州,又屠巴州及通江、开县等地.巡抚刘汉儒、总兵张尔奇带领官兵阻击,将其撵回陕西.张李流窜于陕南一带.1635年,李自成从车厢峡被困逃脱之后,纠结罗汝才、老回回、摇黄等十三家会于荥阳,称"十三家支party".专在巴山、湖北、安徽、江西一带为患.
同年,张献忠率部一支屠戮安徽凤阳后,至四川泸州,围泸州城,裸妇女数千人置城下,有稍微不从或感到羞愧的都杀掉.
1637年(崇祯十年)李自成在汉中兵败于洪承畴,与混天星等从陕西凤翔入川.一支队伍由浅滩涉嘉陵江,陷昭化、越潼川、攻下金堂.另一支则攻下剑门、梓潼、绵州、绵竹、温江,焚毁新都,围成都二十日不下.此次出入四川三月,陷州县三十六所.所过之处,腥风血雨,伏尸千里,天地为昏."有对父淫女而杀者,有缚夫淫妻而杀者,有预少孕妇男女剖验以为戏者,有掷孺子于油锅观其跳跃啼号为乐者,有刳生人腹实以米豆牵群马而饲之者.获逃者必人人加刃而后磔之.(>)
此时的张献忠正在湖广与四川交界一带肆虐.其间被明将左良玉、阁部杨嗣昌先后追剿,达数年之久.1642年,张献忠陷泸州,杀掠盘据数月再奔安徽界.
1644年(甲申年)六月,张献忠率部攻浮图关.因阁部督师杨嗣昌恢宏自用,轻敌失策,居然在军旅途中同文士饮酒赋诗,进退无矩.加上巡抚邵捷春用人软弱不当,使军事要隘失守.张献忠陷重庆,将瑞王、巡抚陈士奇等官员杀尽,再一路攻城掠地,从川东杀向川西,于农历八月初九破成都,纵兵屠城三天.十月十六日,张献忠称帝,改号大顺元年.

从1628崇祯元年,张献忠同李自成延安起事到他攻陷四川建立大西国政权,再到顺治三年(1646年)兵败他亡于西充,以及后来其残部在川东、贵州一带继续盘垣,寇掠祸害.他们的军队到底杀了多少人?历史上恐永无法准确统计,明史上称有六十多万.只知道他们的铁蹄横扫四川前后四五十年,祸遍巴蜀."举兵不当,被患无穷"(董仲舒春秋繁露)使物力丰饶天府之国,变为百里人烟俱灭,莽林丛生、狼奔豕突之地.战乱使百姓弃田舍逃亡,在战祸最烈的十来年间,稼穑不生颗粒无收,造成人相食.因此川人死于饥馑、瘟疫又倍于刀兵.这对当时的社会生产力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造成历史的大倒退.据有关专家考证,平定乱局后,直至顺治十八年(1661年),清代第一次户籍清理,四川省仅有八万人左右.而明末崇祯以前,蜀中人口是三百万以上.以后一百来年中,康乾时湖广移民填四川正缘此而来.
关于张献忠屠戮川人的具体行径,史书所载已是挂一漏万,即便如此,翻书读来,仍使人有惊心动魄、肝胆摧裂之痛.让我只捡几处其怪异杀人行为说说,看看这位"农民革命领袖"杀人心理与方式,或可以此而一窥全豹,让我们更了解其人其队伍的性质.
张献忠在四川的屠杀人,除了手起刀落大砍大劈一般杀法外,还自创了好几种杀人法,加之于不同对象身上.历来兵燹匪乱,百姓老幼妇孺,最是遭祸酷烈.张献忠的军队每陷一方,对妇女除掳去少数年轻女子充当营妓外,其余的怕累及军心,全部杀掉.后期兵败溃退,粮草匮乏时,更是杀妇女腌渍后充军粮.如遇上有孕者,刨腹验其男女.对怀抱中婴幼儿则将其抛掷空中,下以刀尖接之,观其手足飞舞而取乐.此命名为:雪鳅.稍大一些的儿童或少年,则数百人一群,用柴薪点火围成圈,士兵圈外用矛戟刺杀,看其呼号乱走以助兴致.此命名:贯戏.
最令人发指的是对付稍有反抗或语言不满的人,捉来将人两背膊皮从背沟分剥,揭至两肩,反披于肩头上,赶到郊外,严禁民间藏留给予饭食,多有栖身古墓,月余而气绝.如行刑者使人犯当时气绝,未能遭此活罪,行刑者亦被剥皮.此命名为:小剥皮.
张献忠出身草莽,粗鄙无文,出于一种猜忌、仇视文化人的本能,他必然大杀读书人.据《蜀碧》记载,他的大西政权在四川各州邑安置官员,用军令催逼周围士子乡绅到城镇,由东门入,西门出,尽杀灭.攻陷成都仅二月,杀进士、举人、贡生一万七千人于东门外.又召集生员,拿出一面一百平方尺的大旗,令其在上写一"帅"字满幅,且一笔书成,能者免死.有夹江生员王志道缚草为笔,浸大缸墨汁三日,直书而成.张献忠仔细看后曰:"尔有才如此,他日图我必尔也!"即刻杀死祭旗.
张献忠于攻陷成都,建大西国政权,两月后开科取士.严逼各州县士子前来考试,不来者杀头,并连坐左右邻居十家.他在成都贡院前设长绳离地四尺(约1.3米),让考试的人依次过绳,凡身高于绳者,全部赶到西门外青羊宫杀之.前后万余人,死者留下笔砚堆如山,张献忠前往观看,抚掌大笑开怀.
还使人匪夷所思的是张献忠的自毁自杀行为.据《蜀破镜》记载,某日晚,他的一幼子经过堂前,张呼唤子未应,即下令杀之.第二天晨起后悔,召集妻妾责问她们昨晚为何不救,又下令将诸妻妾以及杀幼子的刀斧手悉数杀死.
待到后来,他越是军事失败越是心情焦虑而大杀自家兵士.据《蜀难叙略》上说,清军进剿追击,张献忠兵败弃成都逃到西充时,已无百姓可杀,乃自杀其卒.每日一二万人.初杀蜀兵,蜀兵尽,次杀楚兵,楚兵尽,后杀同起事之秦兵.一百三十多万人马,两个多月,斩杀过半,以此减负逃窜.张献忠责其下属杀人不力,骂曰:老子只须劲旅三千,便可横行天下,要这么多人做甚!
张献忠一再称梦中得天启,上帝赐天书命他杀罪人.《蜀难叙略》记载,"逆尝向天诅云:人民甚多且狡,若吾力所不及,愿天大降灾殃,灭其种类.又每于随身夹袋中取书册方二三寸许,屏人检阅,然逆初不识字,不知何故."因此他杀人是负有神圣使命感的,有点像当今以真主名义杀人的KB分子,且还要装神弄鬼,谎言欺人.
张献忠还列木为台,命男女共登台上,然后在四面纵火焚烧,一时间惨叫声震地,张献忠与属下看着狂笑不已.他为了喂养战马,在杀人剖腹后挖去脏腑,然后用人血浸过的米豆喂马,使马长得十分肥壮.
假如在攻城的时候遇到激烈的抵抗,张献忠就让所掳掠的妇女赤身裸体向城上辱骂.
在战后凡是有姿色的妇女都被L J得奄奄一息,然后割下首级,将尸首倒埋进土中,女人的下体朝上.据他们认为可以压制炮火.
除了在一种情况下妇女可以免死,那就是张献忠的士兵一进入百姓家,家里的妇女装出十分情愿的样子主动与士兵相淫.因此张献忠的士兵经过的地方,妇女不得不首先迎出来自己脱了衣服供他们侮弄,这样才有机会救一家人的性命.
而且张献忠对付妇女还有特别的办法,他设计了一种叫做"骑木驴"的酷刑用来对付不合作的女子:首先将该女子吊起来,使其阴部对准一根高竖的木竿,然后割断绳子使这女子坠落下来,让木竿从女子的阴部穿进来,再从口鼻中穿出去.被折磨的女子直到三四天后才死去.民女惊骇之极,只好纷纷主动献身,比娼女还像娼女.
张献忠每攻陷一城,所掳掠的妇女必须由他先挑选出几个姿色美艳的轮流伴宿.这些美女的上半身穿着艳装,下半身赤裸什么也不穿.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只要张献忠淫兴勃发,立刻命这些美女横倒在地进行奸污.等到他玩腻了的时候便将她们洗剥干净杀死,蒸着或煮着吃.有时他等不及这些美女煮熟了,就带着血大嚼起来.
崇祯十六年春天,张献忠连陷广济、蕲州、蕲水等地.他进入黄州的时候百姓都逃走了,于是他驱赶妇女铲城,之后将城里的妇女全部杀死填在沟堑.张献忠的军队由鹦鹉洲至道士洑,浮尸遮蔽了江面,水面上人的脂油漂了几寸累,水里的鱼鳖都不能再吃.张献忠改武昌城为天授府,在那里开科取士.
崇祯十七年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祯帝在煤山自缢.接着清军入关,张献忠攻占了成都后称大西王,建立大西政权.张献忠到了蜀地后大开杀戒,男子无论老幼一律杀死,或者剥皮后剁碎制成醢酱.妇女们被兵士集体L J,L J后用刀杀死.张献忠患了疟疾,他就对天许愿说如果病好了就以"朝天蜡烛两盘"贡奉给上天,直到他病好以后周围的人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张献忠即令兵士,专砍女子的纤足,每个兵士必须至少进献十双小脚.那些如狼似虎的士兵专门搜寻女子的纤足,只要遇见女子就地先将脚砍下来.不到半天军营中的小脚已经堆积如山.张献忠命人将收集的的三寸小脚叠成一座山的形状,称为莲峰.他回头一看自己妾的脚也很小,就顺便砍下来堆在莲峰顶上,随即再将这些小脚架火烧毁,名为点朝天烛.至于男子则被砍脑袋或割下阳具,也堆在一起在太阳下暴晒.
张献忠性格狡谲嗜杀,一天不杀人就悒悒不乐.他在蜀地开科取士,得到一个姓张的状元.张状元的外表学问都很优秀,容貌长得像美女一样娇艳.张献忠对他非常宠爱,吃饭睡觉形影不离.但是有一天张献忠忽然对左右随从说:"我很爱这个状元,一刻舍不得他离开,还不如杀死了他,免得整天牵肠挂肚."于是将张状元砍成了好几块用布囊装了挂在床边.接着他又悬榜诡称开科取士,召诱士子前来应考,他令人在地上挖掘一个深三四丈的大坑,待这些寒窗十年的读书人来到青羊宫后,就被张献忠推进土坑活埋.张献忠在中园坑杀成都百姓.明朝投降的各卫籍军九十八万全部被杀死.他派遣手下四个将军分道屠戮蜀中的各府各县,名为"草杀".张献忠又创造了生剥皮法,就是在人皮还没有被完全剥下而人已经死去的,刽子手抵死.属下的将卒以杀人数目的多少叙功.若属下表现出不忍心的神情,张献忠就将他们处死.都督张君用、王明等数十人都因为杀人少而被剥皮.
当时川中百姓被屠杀一空,据《明会要》卷五十记载:明万历六年四川有"户二十六万二千六百九十四,口三百一十万二千七十三",到清康熙二十四年就陡减至"一万八千零九十丁".一些四川县志上的户口记载也可以说明,如民国《温江县志》卷一记载:温江县在张献忠死去十三年后仅存三十二户.经过这一次劫难,可以说如今没有几个四川人是土生土长的.当时的民谚说:"岁逢甲乙丙,此地血流红","流流贼,贼流流,上界差他斩人头.若有一人斩不尽,行瘟使者在后头."平民被杀完了,张献忠就派心腹去士兵中间窃听,士兵偶有怨言就会全家被杀.
张献忠为什么要将四川人杀之一空?有个荒诞不羁的说法是因为当时的四川人过于奢靡淫逸,因而上天降怒,让张献忠杀尽四川平民.当时蜀中妇女的裙子,都是在白罗上用红丝碧线绣成风流的香艳诗句,然后飘若惊魂地在市井间盈盈经过,路上行人都注视着绣裙上的文字.另外蜀中女子流行穿一种高底、厚约三四寸的绣鞋,鞋跟是用檀木雕琢而成,里面藏着香檀雕的雏花,并放进香末,高底鞋跟下开个小孔,每走一步足底下就会漏出一朵雏花状的香末.因为张献忠的肆虐,后来的四川女子或许美艳的还有,但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诗意盎然的风流韵致了.
川中自从遭张献忠的杀戮,城内都杂树成拱,野狗吃起人肉像虎豹那样的猛兽,在路上咬死人,不吃干净就走了.百姓逃到深山中,穿着草编的衣服,遍体都生了毛.顺治三年,在四川作为一个基地已被消耗殆尽后,张献忠开始向陕西进发,企图与清争夺西安.他焚烧了成都的宫殿庐舍,率众出川北进,又想尽杀川兵.属下的将军刘进忠统率着川兵,听到这个消息逃跑了.在盐亭界凤凰坡,张献忠被清兵捕获斩首.当清军到成都府时,整个成都只剩下不到二十户人.
清代彭遵泗所写的四卷《蜀碧》记述了张献忠在四川时的所作所为,书前作者自序说全书是他根据幼年所听到的张献忠遗事及杂采他人的记载而成.当时的西洋传教士也有具体情景的记载.
张献忠的残忍或许让人难以接受,其实这是游民的最真实一面.王学泰先生在《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中指出游民不同于农民,历代王朝末世乱局中的许多起义者都是游民而绝非农民.而且张献忠与腐朽的明朝go-vern-ment为敌,缺少切实的目的.他占领一个地方然后再放弃,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不停地杀戮,才使他的毫无目标的行为具有存在下去的活力.(摘自历史长河)

? "七杀碑"简析近年来,一些史学家对历代的农民起义,进行了反思,予以重新评价.继潘旭澜教授的《太平杂说》之后,史式教授的《对"黄巢起义"的再思考》(载《同舟共进》2004年第12期)一文,对唐未黄巢起义进行反思,还它以本来面貌.的确,两千年来中国历代农民起义,上溯陈涉吴广,下至太平天国,达数百次之多,其中有多少是真正的"农民起义",又有多少能推动生产力发展和社会前进?确实需要我们认真加以反思.
张献忠入川后,为什么这样大肆疯狂杀人?鲁迅在《晨凉漫笔》中说得很清楚:"他开初并不很杀人,他何尝不想做皇帝,后来知道李自成进了北京,接着是清兵入关,自己只剩没落这一条路,于是就开手杀,杀.他分明感到天下已没有自已的东西,现在是在毁坏别人的东西了,这和有些末代的风雅皇帝,在死前烧掉了祖宗或自己所搜集的书籍古董宝贝之类的心情,完全一样.他还有兵,而没有古董之类,所以就杀,杀,杀人,杀."李自成已经入北京做皇帝了,做皇帝是要有百姓的,他要杀之他的百姓,使他无皇帝可做.
张献忠的农民起义,除了想改朝换代,争抢"那把旧椅子"外,没有给百姓带来任何好处.它根本不是什么中国社会发展的动力,和黄巢起义、太平天国一样,是对人民的大杀戮、大灾难,生产力的大破坏,历史的大倒退.多年来,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上总是对历代农民起义不分青红皂白的歌之赞之,夸大其历史作用;而对它们的反人类的血腥杀戮、对生产力的极大破坏,只字不提,甚至遮之掩之.但历史终究是历史,不是什么权威可否定或遮掩的.张献忠与黄巢、洪秀全一样,都是像马克思所说,"他们给予民众的惊惶比给予老统治者的惊惶还要厉害.""除了改朝换代以外,他们没有给自己提出任务.他们的全部使命好像仅仅是用丑恶万状的破坏来与停滞腐朽对立,这种破坏没有一点建设工作的苗头.""显然,太平军就是中国人的幻想所描绘的那个魔鬼的化身.但是,只有在中国才能有这类魔鬼.这类魔鬼是停滞的社会生活的产物."(马克思《中国纪事》)
对那些不该全部肯定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重新审视,重新评价,应该是史学家的神圣使命,好在,对太平天国、黄巢的重新评价已经有人做了.对农民起义这类历史事件,对张献忠这类历史人物,也应重新评价.我不是历史学家,在这里寄希望于有胆有识的史学家们.

1638年,张献忠在湖北谷城受招安授予副将。驻地王家河,易名太平镇,以示休兵。1639年,重举反明的大旗。转战四川境。1641年破襄阳,杀襄王朱翊铭。1643年据武昌,称大西王。张献忠进四川,下夔州。六月,破涪州,取重庆。1644年8月9日攻破成都,巡抚龙文光,蜀王朱至澍及其嫔妃全部自杀身亡。张献忠号称60万大军,很快控制了四川大部分州,县,8月16日登基成为大西国皇帝,改元大顺。以成都为西京。 ...

全部展开

1638年,张献忠在湖北谷城受招安授予副将。驻地王家河,易名太平镇,以示休兵。1639年,重举反明的大旗。转战四川境。1641年破襄阳,杀襄王朱翊铭。1643年据武昌,称大西王。张献忠进四川,下夔州。六月,破涪州,取重庆。1644年8月9日攻破成都,巡抚龙文光,蜀王朱至澍及其嫔妃全部自杀身亡。张献忠号称60万大军,很快控制了四川大部分州,县,8月16日登基成为大西国皇帝,改元大顺。以成都为西京。
顺治三年(1646年)张献忠退出成都时,绝望之下,在四川进行空前的烧杀破坏;有40万人的成都只剩下二十户居民;天府之国四川遭到毁灭性破坏,人口从至少三百万锐减到只有八万人,导致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湖广填四川。 10月20日,张献忠在盐亭县凤凰山中箭身亡。

收起

屠蜀是指中国明末清初之际四川人口的骤减现象,战乱是重要原因。古谚有云:“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定蜀未定”。可能是1639年—1644年之间由当时的民变领袖张献忠所为,矣有可能是入关之后的满清军队。川人死亡过半;另外天灾也有,造成死亡的因素还有大旱、大饥、大疫,史载“大旱大饥大疫,人自相食,存者万分之一”。清初时以“湖广填四川”来解决四川人口的缺口。
屠杀
关于四川人是谁屠杀的,有两...

全部展开

屠蜀是指中国明末清初之际四川人口的骤减现象,战乱是重要原因。古谚有云:“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定蜀未定”。可能是1639年—1644年之间由当时的民变领袖张献忠所为,矣有可能是入关之后的满清军队。川人死亡过半;另外天灾也有,造成死亡的因素还有大旱、大饥、大疫,史载“大旱大饥大疫,人自相食,存者万分之一”。清初时以“湖广填四川”来解决四川人口的缺口。
屠杀
关于四川人是谁屠杀的,有两个说法,一是张献忠,二是清军。
崇祯九年(1636年)正月,张献忠军久攻滁州不下,部队伤亡惨重,张军“掠妇女数百,裸而沓淫之。”然后“尽断其头,环向堞,植其跗而倒埋之,露其下私,以厌诸炮”,称为“阴门阵”。
《圣教入川记》说张献忠“性情暴虐,每日均杀人。大西的官员本有九百人。张献忠离开成都时还有700人。到他临死时只有25人”。
沈荀蔚在《蜀难叙略》上说,由于清军进剿追击,张献忠乃毁成都,“王府数殿不能焚,灌以脂膏,乃就烬。盘龙石柱二,孟蜀时物也,裹纱数十层,浸油三日,一火而柱折。”但这些都是多是清朝时的书籍,其可信度值得怀疑,例如满清的“七杀碑”传说。
清政府说张献忠不仅杀人如麻,还在他杀人的地方立了个碑,碑上写有:‘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报天, 杀、杀、杀、杀、杀、杀、杀’。但后来,在广汉的一个公共墓地里,出土了张献忠的“圣谕碑”。碑文上却是:‘天生万物与人 ,人无一物与天 ;鬼神明明,自思自量’ 。《明史》说张献忠在四川杀了六万万人,这数字本来就很荒谬,当时的中国总人口还不到一亿(也有历史学家推测中国的人口在明万历年间达到了一亿二千万至两亿),这些事实说明清政府的宣传存在明显夸大的成分。
尽管历史上农民起义有乱杀的现象,但张献忠屠杀到四川只剩下6万人是不可想象的,他这样做无疑是自毁长城。而且清军也有乱杀的事实,“民贼相混,玉石难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 ,这是1649年清政府屠四川时的命令。在张献忠死后,清军用了多年才平定四川。由于清人记载张献忠战死时川人已几乎被其屠尽,而此后满人仍然在四川征战多年方将其平定,由这一矛盾也可以看出实际上张献忠进行的屠杀很可能规模没有达到清人所描述的那种地步。
对此,《中国断代史系列-明史》有如下论述:“《续编绥寇纪略》所记的张献忠起义军在川杀人数,绝不可靠。由此推想,旧史书上述几起张献忠起义军杀戮事件的记载,夸大渲染之处肯定存在。但是,关于上述杀戮事件,有多种史书加以记载,而且除了细节的差异外,基本情况大体相同,这说明这些事件应是确有其事。在杀戮中,张献忠不懂得把明朝残余势力和一般绅士、劳苦群众区分开来,错误地把明朝残余势力的顽抗,视作整个四川居民的反对大西政权,狭隘的地域观念,使他对四川人产生偏见,从而不仅杀了明朝残余势力,也杀了许多一般绅士,更杀了不少劳苦群众,这便使这类事件在一定程度上带有了反人民性。应该说这是张献忠在晚年犯下的一个极其严重的错误。由于张献忠之在四川大杀戮,具有反人民性的一面,这便使之严重脱离群众。脱离群众的人是不可能成功的,张献忠之大杀四川人,成为其后来遭到丧命惨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天灾
清同治十年《仪陇县志》载:“仪邑自明季之乱,几至靡有孑遗,其逃在山谷者,又值饥馑频仍,人相食,继以虎灾,道无行人,昼常扃户。”
瘟疫
《蜀碧》:“其时,瘟疫流行,有大头瘟,头发肿赤,大几如斗;有马眼睛,双眸黄大,森然挺露;有马蹄瘟,自膝至胫,青肿如一,状似马蹄。三病,中者不救。”,“死者朽卧床榻,无人掩葬”。顺治五年(1648年),内江“瘟疫大作,人皆徙散,数百里无人烟”。同年,川北又遭大旱,饿死者日无计。《铜梁县志》载1868年,该地“瘟疫四起,染者呕吐交作,腰疼如断,两脚麻木愈二三时之毙”。
虎患
欧阳直的《蜀乱》记四川虎患,“蜀中升平时从无虎患,自献贼起营后三四年间,遍地皆虎,或一二十成群,或七八只同路,逾墙上屋,浮水登船爬楼,此皆古所未闻,人所不信者。”
彭遵泗《蜀碧》载:顺治初年四川“遭乱既久,城中杂树蓊郁成林……多虎豹,形如魑魅饕餮。然穿屋顶逾城楼而下,搜其人必重伤,毙即弃去,不尽食也。白昼入城市,遗民数十家,日报为虎所害,有经数日,而一县之人俱尽残者”。[1]
顺治七年四川地方官员向朝廷奏称,顺庆府“查报户口,业已百无二、三矣!方图培养生聚渐望安康。奈频年以来,城市鞠为茂草,村疃尽变丛林,虎种滋生,日肆吞噬。……据顺庆府附廓南充县知县黄梦卜申称:原报招徕户口人丁506名,虎噬228名,病死55名,现存223名。新招人丁74名,虎噬42 名,现存32名。”[2]
沈荀蔚《蜀难叙略》载:顺治八年春“川南虎豹大为民害,殆无虚日。乃闻川东下南尤甚。自戊子(顺治五年)已然,民数十家聚于高楼,外列大木栅,极其坚厚。而虎亦入之;或自屋顶穿重楼而下,啮人以尽为度,亦不食。若取水,则悉众持兵杖多火鼓而出,然亦终有死者。如某州县民已食尽之报,往往见之。遗民之得免于刀兵饥谨疫疠者,又尽于虎矣。虽营阵中亦不能免其一、二。”
乾隆《富顺县志》卷5记载,清初“数年断绝人烟,虎豹生殖转盛,昼夜群游城郭村圩之内,不见一人驰逐之。其胆亦张,遇人即撄,甚至突墙排户,人不能御焉。残黎之多死于虎”。
道光《綦江县志》卷10载綦江“群虎白日出没,下城楼窥破残人户。……行者虽五、七同群,执器械,前后中间必有一失。”
后记
《明会要》卷五十载:万历六年(1578年)四川省有“户二十六万二千六百九十四,口三百一十万二千七十三”。到了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减至“一万八千零九十丁”(嘉庆《四川道志》卷十七)
康熙二十年(1681年)七月九日,四川巡抚杭爱疏言:“蜀省久为贼踞,百姓逃亡,所存惟兵”。时方家瑛有诗《哀川北》:“七日发阆州,五日达潼川。中江近千里,四顾无人烟,蓬蒿无道路,老树长原田。豺狼白昼嗥,猿穴啼树间……两川万百众,光后膏戈铤。锋镝苦未歇,饥疫频颠连。青磷照梓益,白骨横巴绵。遗老哭吞声,至今五十年”。
康熙七年(1668年)四川巡抚张德地在奏折说:“查川省现在孑遗,祖籍多系湖广人氏。访问乡老,俱言川中自昔每遭劫难,亦必至有土无人,无奈移外省人民填实地方。”

收起

在说一句“清风不识字”就会面临抄家灭门的背景下写的《明史》《蜀碧》可信吗?清朝的政府官员经文字狱扫荡百年后写的《蜀碧》可靠吗,有人还敢说真话吗?
况且不论《明史》《蜀碧》中漏洞百出、自相矛盾处甚多!
在文革中有人敢说不好的吗?
如果《明史》《蜀碧》可信,满清也逃不了干系,它自己发布的文告上已经说得一清二楚了:“民·贼相混,玉石难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
...

全部展开

在说一句“清风不识字”就会面临抄家灭门的背景下写的《明史》《蜀碧》可信吗?清朝的政府官员经文字狱扫荡百年后写的《蜀碧》可靠吗,有人还敢说真话吗?
况且不论《明史》《蜀碧》中漏洞百出、自相矛盾处甚多!
在文革中有人敢说不好的吗?
如果《明史》《蜀碧》可信,满清也逃不了干系,它自己发布的文告上已经说得一清二楚了:“民·贼相混,玉石难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
屠城不是孤立事件,是满清的既定方针,如屠扬州、嘉定、广州、大同、辽东等等。
从现代司法角度上,满清提供的张献忠屠蜀不能采信,反而暴露了满清屠蜀的可能性与预谋。满清是有前科和最有犯罪动机的。
从张的角度看,部下得武将愿意跟着他卖命,除了少量义气外,必须有足够的利益(人类任何集团概莫能外),这样来说局部屠杀、屠杀部分社会阶层如少量读书人还有可能,但要按满清描述的那样,他很快就会成为孤家寡人,甚至被部下杀死!
所以,真正的屠蜀既不能是张献忠时期的事,更不能是他所为!不过他很可能杀过读书人、传教士等,于是屠蜀的罪名就会被按在他身上合法(文字狱时期的法)流传下来。
真正的屠蜀时间应是张死后、他的部下与满清争夺四川时期即1646年到1659年间。凶手就不用说了吧。

收起